下面是轉至"老天保佑的部落格"<可點選進入哦!~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白天時候,公司辦了一場3D-MRA的檢測活動,好久沒上台的我,本著說真實,善良語的體認,分享這神奇的核磁共振儀器,自己是滿意的。休息時,知道今晚我要北上的阿嬌姐問我,心情一定很高興囉!搖了搖頭,沒!心情可是忐忑不安的呢! 凌晨的鳳山街道,車子減量,人們都已各自回家,我踏著輕涼夜風北上,行囊裡滿載平時累積而來的禮物,準備回饋給心愛的家人。

 

打從當兵時期開始,夜裡搭車就是我遠途移動的一貫方式。

 

候車站裡取出朋友送的粽子嗑了起來,一口接一口的品嘗,眼睛隨著嘴角咀嚼來回移動,等候車班的旅人大都閉目養神,一對送行的母女檔,細瑣地交待著生活事項。深夜二點,趁著暗夜趕路的我,不是林沖夜奔,只希望節省一些交通時間。

 

只要人在發車之前到達車站,其餘的事就屬於司機大人的事,不管是要昏昏就睡或是觀賞影片,任君選擇。這回,我戴上能量眼罩,不管電視螢幕上的精彩影片。幸福是可以選項的。

 

「重 慶北路要下車的乘客,請準備好你的行李。」車內的日光燈全亮了起來,廣播裡傳來司機的台灣國語。六點多的台北街頭從迷濛的眼睛看出去,還不甚清晰。螢幕上 的影片正播出「扶桑花女孩」,才看了一小片段,眼角就已濕潤。這是一部幾年前住在汐止曾下載觀賞過的佳片,個人給它四顆星,對心靈洗滌有絕大的助益。

 

司機拉了個大轉彎,火車站前的客運總站,像一艘大型的星際母艦,統聯、和欣、阿羅哈的車子一台接著一台沿著坡道而上,駛入一區又一區的停機坪。我幻想著阿凡達裡的納美人騎乘飛天翼龍回到潘朵拉的山壁上。

 

台北火車站串聯了台灣的主要交通幹道,台鐵、高鐵和捷運站,三鐵共構加上南北往返轉運站接通高速公路上的運輸工具,這磨頻繁人群匯集之處,火車站怎能不繁華榮景。

 

出口在那裡呢?我也算半個台北人,怎麼看不到呢?路標是我到站辨識方位的第一件事,現在,只能憑靠先前的印象,找到接連火車站的所在。這路標地圖大概是從離境者的角度思量設計出來的吧!

 

循著記憶,走向連結的通道。

 

清 晨的商店街通道仍在沉睡之中,別緻的綠色造型樹景區分左右二邊,半年不到的時間,單純的聯接通道已經發展成京站時尚廣場商。還記得幾年前在南京東路的盛富 麗上班,從兄弟飯店到新北投,總共換了三條捷運路線,過程全都在地底下或站裡變換著上下列車,出了新北投站,不得不驚嘆一聲,台北已邁入國際大都會。這會 兒,又有這種感受。

 

「喂,我人到台北了!」清晨的電話是擾人的,好友的聲音顯然還在睡夢中,硬是被手機鈴聲叫起,誰叫我們是好朋友呢!

 

這幾年,南港打著三鐵共構的名號,剛建好的火車站,還沒接通捷運和高鐵。但是,房價還是破表般往上竄升。2008年這裡也是我經常出沒的所在,強力放送的冷氣讓人懷疑這兒沒有春夏四季,只有人為的寒氣。直到上了手扶電梯,混雜著戶外冬天空氣讓人聞到一絲真實。

 

走在街道,熟悉地可以默數出店家的位置。許久不見的好友沒什麼改變,很快的聊起最近的狀況,總有著貴人相助的他,輕鬆地運作下,業績總會在柳暗花明後出現轉機。

 

中午的喜宴,地點設在泰山。原本是Rice的老哥要載我過去,無奈底特律一場大雪阻隔了身在國外回台行程,於是換作Elton和我約在松山後車站。當好友送我到松山時,後站像被大衛施展了魔法,大型的機具加上圍籬取代原址,這世間景物變遷如此輕易,原來建設就在一連串不方便中默默地進行著。

 

說到Elton。在盛富麗時期,三個莫名緣分的男人同在一間辦公室裡,和萬能先生Rice一樣(請點選),Elton和我也是前後期的同事,自從我離開雅筑後,他接替了我的位置。他聽過我,知道我的名字,但我並不曉得他的存在。之後,就是我們在盛富麗見面的時候,他已成為面試我的人,因為先前名聲可以探聽,於是,三個因緣具足的人再次撞擊,順利成為同事。

 

 

泰山的香草花緣餐廳有著900坪空間,隱身在工業區裡,對一個有心經營餐廳的人絕對足夠。不過,如果沒有熟人介紹是不可能知道這個地點。巧的是,2008年還在Costco服務的我,接洽大宗宅配業務,也曾來過這裡,當收到好友的紅色喜帖時,腦海就浮現彼時情景。

 

宴請處中央有一棵綠意盎然的樹,簽到就在樹的旁邊,白色的餐桌搭配藤製椅子,安排著今日的歡樂,對吃慣中式合菜的我們,第一次參加這種電影情節中的婚宴,心情是期待的。對面的新朋友sandy猜想待會兒是否會如同國外的婚禮,賓客們夾喜歡的餐點,三五成群站在餐桌旁、樹蔭下愜意聊天。

 

對不起,想太多了。

 

「牛、羊、豬、雞?您點的是?」一會兒,服務人員就詳問每個人的主餐和飲料,我們享用的是一人一份的排餐。

 

「新娘出來囉!」伴娘向大家宣布。

「新娘手上有二十枝玫瑰。」伴娘司儀又說。

 

小米走向人群,將代表幸福的玫瑰分送給親朋好友。記憶中,曾經有人跟我提過這樣情景,該不會就是小米吧!在盛富麗公司,小米就經常出現,除了扮演Rice的女友,也稱職演出經銷商一職,就是在那時,開始認識這個好學的小女生,你說話時,她會靜靜地聽,是一個很好的聽眾,有疑問時,她也會窮而不捨的追問。

 

離開盛富麗後,我轉戰Costco,無法經常見面,卻可以透過網路對話,小米對人生有很大的興趣,諮商就是在那時候開始。直到我從柬埔寨回來,在十方緣邀請Rice來上「天賦禮物」課程,ㄚRice把機會讓給小米……。人生就是這樣有趣,你永遠無法想像會變得甚麼樣貌。

 

手上接到一支粉紅的玫瑰,熱情的小米張開雙手,我開懷擁抱。朋友的情誼建立在一點一滴小動作裡頭。

 

Rice雖 然是新郎,卻仍然習慣活動總監的角色,長期扮演八爪章魚的他一刻不得閒,音樂太小聲,他來,換音樂,也是他來。拍照時,看他在家族,朋友的包圍下,擺出一 付乖乖型男模樣,我正想著,這實在不吻合他跳躍迷霧星球式的邏輯思想,未免過於委屈了吧!才一下子,和小米單獨照相時,Rice就恢復了無厘頭的搞笑本質,浪漫深情一吻時,竟擺出周星馳上籃得分的搞怪手勢,這男人的心底活著一個調皮、創意無窮的小男生。

 

北台灣的氣溫慶祝好友的婚宴,徐徐涼風吹動樹梢宛如初秋,草地上種植了各式的小草。

 

「這是薄荷,剛移植過來的,右邊是荷蘭薄荷,比較大株,全球光是薄荷就有幾百種品種。」一個穿著制服的年輕人靠了過來。

「這光滑表面的是無尾熊的最愛~尤加利樹,別稱大葉桉、屬於姚金孃科植物,原產於澳洲。你聞聞它的味道,肥皂裡的是不是有這種味道。」年輕人揉了揉手上的葉片。

「那邊是澳洲茶樹,不能泡茶喝,不過,提煉精油倒是可以。」年輕人接著說。

 

「你還是學生嗎?」長的一副娃娃臉的大男生,讓我認為他還在讀書。

「沒有啦!都當兵回來了,而且結婚了。」大男生訕笑了起來。

「喔!這副模樣會騙人喔!」這年頭,人不可貌相,誰料得到眼前的大男生已經是結了婚的男人。

「太太就是這樣騙來的。」年輕人又笑了起來。

 

難得有這麼熱誠、開朗的員工,公司有一、兩個像這樣的人,就會起帶頭作用,產生善的循環。這餐廳老闆是幸運的,因為擁有如此幸福的員工。

 

「音樂聲音再大一些。」一群黑衣女郎高喊著。

「不行了,已經極限了。」Rice不忘老本行,又在調整戶外的音響。

 

以前,就聽小米說,有一群學舞蹈姊妹淘。用餐時,這群穿著黑衣的辣妹們充滿笑聲和熱情,跟新娘擁抱留影讓人印象深刻。剛看她們在10號教堂裡排練隊形,就臆測待會兒還有勁辣節目,果不其然,陽光下,綠草上六個人一字排開,跳起時下最熱情、最嫵媚的女神卡卡舞蹈。

 

「安可!」有人叫喊著。

 

服務生一邊分發著婚禮蛋糕。

 

顯然,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小米和不按牌理出牌的Rice,對這次的宴請是用足了心思,地點選在這個不是一般凡夫俗子能想得到,充滿陽光花香主題的餐廳。可愛的泰迪熊加上六張各式的愛情盟約相片,幸福的玫瑰花,快樂的婚禮蛋糕,以及充滿祝福的女神舞蹈。老天爺也加碼放送,風和日麗、國泰民安!

 

Be a Man!」拍著Rice的肩。

Be a Woman!」握著小米的手。

「執子之手、與子偕老。」請帖上寫著這樣的祝福。

 

mi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